一场瘟疫,让神圣的罗马帝国从此由盛转衰_腾讯新闻
在历史上,罗马帝国的两帝共治时期(公元161-169年),罗马也曾迸发大规模流行症,这场瘟疫让罗马帝国逐步走向衰亡。 说到罗马帝国,最让人形象深入的便是完善公共卫生与供水体系,为了有用管理横跨三洲的巨大帝国,罗马人不只建筑公路、桥梁等各项公共建造,还连续自共和时期(公元前509─前27年)以来的卫生习惯,在帝国境内各地广建各项公共洗浴设备、公共厕所与处理污水的引水渠。学者依据史料计算,罗马从共和晚期(公元前150-前27年)到帝国初期(公元前27年-公元96年),曾凭靠优秀的公卫体系,坚持200多年无瘟疫的纪录。但终究罗马帝国仍是难逃流行症的侵略,其间以公元160年代从小亚细亚传达到意大利区域、前后暴虐达16年的“安东尼瘟疫”(Antonine Plague)所引发的疫情最为严峻,不只形成数百万至上千万人逝世,也是导致罗马帝国由盛转衰的要害。 被誉为罗马帝国“五贤帝"(或译为“五贤君”)之一的哲学家皇帝-马尔克.奥列里乌斯.安东尼.奥古斯都(Marcus Aurelius Antoninus Augustus,简称马可.奥勒留,161-180年在位),于公元162年向帕提亚帝国(Parthian,建于公元前247年,是波斯第二帝国)建议战役,并派和他共治罗马的弟弟-路奇乌斯.维鲁斯(Lucius Ceionius Commodus Verus Armeniacus,130-169年)做为戎行统帅。战事起先适当顺畅,维鲁斯攻下叙利亚,还有望克复亚美尼亚与美索不达米亚这两个曾为罗马控制的区域。 可是,公元165年至166年维鲁斯正率军在亚美尼亚作战时,“安东尼瘟疫”悄然传达至亚美尼亚,使帝国三军上下均被瘟疫感染,导致战力严峻不足,最终只好与帕提亚谈和,回来罗马。这批仅存的罗马戎行便把流行症带到帝国西部,最终在罗马城大迸发,而维鲁斯自己也患病而亡。 从文献上的记载,“安东尼瘟疫”的症状有:剧烈腹泻、吐逆、咽喉痛、发烧,身上会起黑色脓疱疹导致四肢溃烂或是皮肤流脓等很多病征,这让学者关于这场瘟疫终究归于哪一种疾病,议论纷纷。到底是天花、鼠疫、伤寒和霍乱,直到今天也没有切当的答案,但以天花的可能性最高。而安东尼瘟疫出自哪里,依据近年研讨发现,其时瘟疫是从东非的埃塞俄比亚一路往北传达,再经埃及散播到小亚细亚区域。 依据其时的罗马史家卡西乌斯.狄奥(Cassius Dio,155-235年)记载,疫情最严峻时,罗马一天就有2,000人因病过世。为何让罗马人适当骄傲的公共卫生体系,在瘟疫面前竟如此一触即溃?这要从罗马关于安东尼瘟疫的处理方法说起。 尽管古希腊的医学自公元前3世纪开端开展,透过在罗马行医的希腊医师传入罗马,罗马帝国奥勒留年代也有名医盖伦(Aelius Galenus,通称Galen,129200年),但罗马人面临疾病时,仍然遍及认为是“神罚",或是“神明的咒骂”。尽管被誉为“现代医学之父"的古希腊医师-希波克拉底(Hippocrates of Kos, 公元前460-前370年)早已提出处理大规模流行症的方法,便是理性看待、厘清一起病因,从而找出病源并处理,就能有用处理此类疾病。并且希波克拉底还提出适当重要的观念:疾病并非“天罚",惋惜他的观念并未被后世罗马帝国采用。 因而,面临来势汹汹的安东尼瘟疫,罗马人仍然将其视为是上天的赏罚,尽管罗马有完善的公卫体系,也无法有用处理具有激烈传染性的疾病,更没有相关配套的防疫办法或方针。那么,在安东尼瘟疫横行时的罗马,是否有采纳阻隔办法呢?尽管《旧约圣经》里关于流行症,已有将患者阻隔7天的做法,可是奥勒留年代的罗马帝国,间隔供认基督教具有合法位置的君士坦丁一世(Constantine the Great,274-337年)还早了一百多年。因而安东尼瘟疫盛行时,罗马并没有采纳任何阻隔办法,当然也不会有阻隔传染源的观念。从东方疫区撤军的罗马战士,就在没有防疫办法的情况下回到罗马,导致疫情分散至不可收拾的境地。 因为罗马皇帝马可.奥勒留(姓安东尼)患病逝世,使这场疑似天花的瘟疫才被命名为“安东尼瘟疫”。与此同时,在欧亚大陆另一边的东汉王朝也饱尝天花所苦,即桓帝延熹四年春正月(公元161年)的“大疫”。

Autho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